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鲁山梁洼镇30多人结伙盗采国家资源 受害人讨说法吃闭门羹

2019-05-14 12:11:48    来源:天台视频

梁洼镇保障村位于平顶山市鲁山县东北,王秋梅的薪源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在这里承包了1300亩山地种植果木草药。不久前,一大帮人趁其不在公司,结伙撬锁闯入园区疯狂盗挖山石。而让人惊诧的是,处理此事的当地镇政府、公安、自然资源等部门,硬生生把这起事实清楚的盗采国家资源案件搞得稀里糊涂,耗时月余仍未立案。尽管王秋梅四处奔走,不仅未能获得任何实质性说法,且还受到相关干部的的厉声喝斥和冷嘲热讽。

30多人结伙盗挖山石

梁洼镇保障村临近郑尧高速公路,青石资源丰富,近期更因建材价格的上涨受到不法盗采者的“青睐”。今年3月30日,在外旅游的王秋梅忽接同乡“密报”,称近两天有人开着大小车辆在她承包的山地园区内大肆盗采矿石,运往石子厂卖钱。

由于当时门卫、员工都因事回了家,园区暂无人看管,公司处于真空状态。顿觉事态严重的王秋梅不敢耽误,于3月31日风风火火赶回保障村,发现园区的铁锁已被撬开,孤身一人的她暗中观察,山坳里还有一台采石的钩机。

为避免打草惊蛇,王秋梅一直窝到天黑。

当晚8时左右,陆续有10多辆小车和9台前四后八大型运输车赶到,人员竟多达30多名,足有一个“加强排”。为首的开着一辆车牌号豫DZY925 的丰田霸道。在其指挥下,挖掘机和大卡车配合作业盗挖运输。

王秋梅随即拨打电话报案,约40分钟后,梁洼镇派出所民警和鲁山县自然资源局执法人员约5人赶到现场。

一看有警察来,挖掘机和丰田霸道仓皇驾车逃跑,现场挖运石头的30多人也顿作鸟兽散。这些人慌不择路,甚至连园区的院墙也被大卡车撞毁。

由于“敌我力量”对比悬殊,这些人逃跑时甚至敢于采用暴力方式对抗民警抓捕,加上月黑风高,30多人最终“突围”,跑得一干二净。

执法人员“打扫战场”,道路上留下了大卡车逃跑时卸下的成堆山石。有三辆没能及时逃脱的大卡车被王秋梅和执法人员拦住,牌号分别为豫D65517、豫D57525、豫P2Z280。其中两辆大卡车慌乱中把石头卸到地上,一辆车还满载着青石。

园区损失千万之巨

这三辆没能开溜的大卡车,被鲁山县自然资源执法人员买小峰等人开到一处停车场予以扣留。同时,执法人员还在现场起获一张字据,纸条上写满数字,应是盗采青石的吨位数目。

次日天亮,王秋梅仔细排查园区受损状况,发现由鲁山县公路局斥资190万元修建的公路受损严重,原已硬化的3公里水泥路面被负重车辆碾毁近两公里。由鲁山县水利局投资470多万元兴建的林木灌溉工程管道,损毁500多米,7口水井被填被毁。损毁的果树、中草药更是无法估价,粗略统计总损失达千万之巨。当日,鲁山县林业派出所也赶到园区拍照取证,并要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而梁洼镇派出所的态度却在此后逐渐”温柔“起来,迟迟未予立案,仅仅出具了治安案件回执。在王秋梅再三催促下,派出所吴所长告诉她,这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治安案件。

接下来的事态更加匪夷所思,被鲁山县自然资源局扣押的车辆也被私自放行。先是牌号为豫P2Z280的大卡车忽然人间蒸发,随后另外两辆车也被放行。包括其中一辆车上满载的石料也没了踪影。

“剧情”急转直下,王秋梅始料不及。在她看来,这是一起事实清楚的盗采国家资源、损毁国家公共设施、损坏公司财物的团伙案件,且有组织有预谋,数目巨大,性质恶劣,甚至有涉黑涉恶嫌疑。为何在执法部门眼里,咋就会成了一起小小的治安案件。而本被扣押的涉事车辆被放行,作为受害人的自己竟毫不知情,线索就这样被切断,自己的损失也不知该找谁去讨要。

镇领导“关照”私放涉案车

现实逼着王秋梅做起了“私家侦探”,为此,她通过私人关系做了大量调查,积累了大量视频音频和照片资料。

资料显示:被团伙盗采的石料,仅3月28日一晚就拉走28车约1800吨;盗挖山石使用的钩机是一位名叫尚重阳的人联系的,运输车辆则由尚灿辉负责联系,现场指导装车的名叫范江春,为保障村堰上组委员,参与盗采的还有王保国等人。

而让王秋梅震惊的是,本被扣押在资源局停车场的牌号P2Z280的大卡车,竟是受梁洼镇一把手——党委书记刘海波指使,由该镇党委副书记魏庆辉等人强行开走停放在镇政府大院内,随后连车带石料又被偷偷开走。

案件尚在调查之中,涉案车辆竟然在镇领导的“亲切关怀”下超然物外了。深感势单力薄的王秋梅,万般无奈下不得不向媒体求助讨还公道。

见到记者的王秋梅大倒苦水:”案发快一个月了,没见到一个涉案嫌疑人被抓,执法部门扣押的车辆一辆一辆都没了踪影,去了哪、车主是谁,谁也不说。那些盗采国家资源的人估计现在该干啥还干啥,正在舒舒服服过正常日子。倒是我这个公司被盗抢的人,现在忙活得上气不接下气。“

镇领导雷霆震怒拍桌子

4月23日上午,记者来到梁洼镇派出所。该所吴所长拒绝接受采访,称具体办理此案的郭警官正在外出警,而镇政府放行车辆一事其并不知情。

在鲁山县自然资源局,王秋梅再次问及该局许延军局长三辆被扣车辆的情况,质问县政府领导是否有转移、放行车辆的权力,许局长的回答是:“你净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在鲁山县梁洼镇政府,该镇党委副书记魏庆辉解释说,镇政府已经对涉事车辆车主进行了口头批评教育,“他以后不再犯就行了,我可以放车。”

如此轻描淡写的解释很难令王秋梅信服,她情绪激动地连声质问:“你凭啥把涉案车辆放了?是谁给你的权利?你知道这些涉案车辆把我的林地祸害成啥样子了?对我们造成这么大的经济损失谁来承担?”并质问其放车时有没有出具相关司法文书?镇政府到底有没有转移放车的执法权?

魏副书记闻言不由雷霆震怒,拍起桌子大声回道:“我没发现他们祸害,我不管他们祸害成什么样子,我看到扣押的是空车,我就把车放了。这就是政府行为!政府有权放车!”“没有任何文书,这就是政府行为!”“我就是放车了,我是政府行为!”“我代表梁洼镇政府,政府可以使用任何方法和手段!”

当王秋梅要求魏副书记就其放车行为出具一份书面说明材料时。魏庆辉厉声道:”我不给你出具,我凭啥给你写东西。我是政府行为,我就代表政府!“

王秋梅继续追问车主是谁。

魏副书记的回答更干脆:”我没必要告诉你!“

律师说法

一道道闭门羹让王秋梅几近绝望,目前,她已经就此事向上级司法部门反映。其诉求大致有四项:一是要求公安机关尽快将尚重阳、尚灿辉、范江春、豫DZY925丰田霸道车主,以及豫D65517、豫D57525、豫P2Z280车主等犯罪嫌疑人缉拿归案,并追捕其余逃跑嫌犯。依法追究他们盗挖国家资源的违法犯罪行为;二是要求对方赔偿其园区内被损坏的道路、水利设施、经济林木和中草药的经济损失;三是要求追究鲁山县国土资源局相关人员偷放卡车的责任,追究梁洼镇政府党委书记刘海波指使魏庆辉等人强行开走涉案卡车的乱作为责任;四是要求追究梁洼镇派出所相关人员不作为的责任,深挖其背后是否存在徇私枉法、充当保护伞的的违法行为。

对此,北京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朱臻博认为,数十辆车辆有组织有预谋地闯进私人园区肆意哄抢国家矿产资源、损毁林木、破坏道路以及水利设施,是一起严重的恶性刑事案件,已经涉嫌寻衅滋事、故意破坏公私财物和哄抢国家矿产资源等等罪名;鲁山县自然资源局和梁洼镇党委政府相关人员私放涉案车辆的行为,涉嫌拒不移交刑事案件证据;鲁山县公安局梁洼镇派出所在案发后,没有积极要求有关部门尽快移交涉案车辆,也没有尽快讯问涉案人员,查证涉案物品去向,仅仅出具受案回执,其行为已经涉嫌渎职。而当地政府和执法部门这一系列行为“配合默契”,让人不得不产生种种疑问和猜测。作为法律工作者,我们建议受害者及时向上级‘扫黑除恶’专项整治机关报案,同时向上级纪检监察部门反映控告。

另据了解,平顶山市鲁山县素以矿产资源丰富而著称,之前这里曾因非法滥采河砂猖獗被央视等媒体曝光,数十名领导干部因涉嫌失职渎职被追责。

相关阅读 换一换

        • 音乐
        • 美食
        • 短剧
        • 纪录片
        • 资讯
        • 创作人
        • 网站介绍

        推荐视频

        每日推荐

        精彩推荐

        Copyright @ 2008-2017 www.tiantaivide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天台视频网 版权所有